蛤了油

时间: 2019-09-03 23:43:16 编辑: 点击: 1

北方的冬天最难将息,

又冷了,洗了热水澡。穿着厚绒绒的睡衣,坐在沙发上。拿起去日本时买的北海道"马油",一遍遍地按摩着手和脚,柔软的。更加细腻。丝滑的皮肤经过"马油"的。

触一摸起来更像是软缎?而心底升腾起来的是刻在心里的,印在脑子里的。非常珍惜的"蛤了油"小的时候!小时候用过的,刺骨的寒风像刀一样割着脸;最不愿过的是。

手上也是由于没有棉手套,

那时候我的家里很穷,脚上穿的不是棉鞋,衣服单薄;黄绿色的;是干农田活穿的一种叫"水袜子"的单鞋;估计这种颜色是适应当时的形式吧!鞋子补了又补,里面塞得不是羊一毛一和棉花。而是爸爸用一种铁刷子把玉米叶子刷的细细的一缕一缕。然后塞到鞋里以御。

嘴唇裂得一说话和吃饭就出一血,

上课写字的时候都拿不住笔,经常冻得麻木,往往是我的手脚经常被冻得裂着口子,手背与脚背粗得像锉刀,隐隐作痛,我的秀美的两个手上还留着两个圆形的疤痕。脸蛋更不用说了?直到现在。皮肤裂的像"麻土豆";而且还。

每个同学寒假都有捡粪的义务。

因为寒冷。

我小小年纪。

记得有一次去捡粪,可能现在很多人都不懂;我们小的时候上学,以备明年春耕生产;然后送生产队,又没有棉手套,我的捡粪任务始终都没有完成,眼看就要开学了,没办法。只能顶着寒风去捡粪。那天正赶上下。

提着个大粪筐,拿着铁板锹,东找找,眼看黑天了。西瞧瞧,只捡了半筐。送到学校的。

两个小手冻得红红的;

说快戴上吧!

可另一只脚也是露着的,

站在那里,我哭了;突然身后有脚步声走来;回过头去。原来是班长,他把棉手套递给了我,我那时虽然很穷,但很要自尊。不肯戴。更何况他是男生,我低着头。看着自己的两个脚尖都露在了。

想用一只脚盖住另一只脚,走到我的跟前。他看出了我的心思,给我戴上手套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很好看的像贝壳一样的东西!看到我的手出一血了。里面装的白色的。

那天晚上;

久久地闻着手的上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,

很麻利地为我涂在了手背上。要知道:那时候我该有多难为情,恨不得钻到地下:赶紧跑回家里;我把头蒙在被窝里。把手放在鼻子上,说来也怪。不久以后,我的手不疼了。也光。

我一定要有一个那东西!

然后提出了我的愿望;

穷得连饭都吃不上。

那个很美的贝壳留在了我的心里。我变得很乖;给一妈一一妈一烧火,抱柴禾,一妈一一妈一说:听了一妈一一妈一。

每次班长走过我的身边我都盯着他的兜,

渴望他再拿出来,

还臭美,我别提有多失望了;让我看看。终于有一天,一妈一一妈一说这叫"蛤了油",一妈一一妈一还真的花了3分钱给我买了那个。

说真的,仔细点用,我真想立刻跑到班长那里告诉他我也有你的那个东西了,从那时起。我的小口袋里,有了这么一件小宝贝;就像心中有一只小鸟在歌唱,感到很快乐。又好像多穿了一件。

感到很暖和;就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心底里升起,每当抹面油的时候,弥漫到全身。那种满足感给自己带来的快乐,是无法言喻的,几十年过去了,唯独那个"蛤了油"让我至今难忘,岁月带走了很多。

不要忘记过去,

而且刻骨铭心,始终警醒着我;我们在享受今天富足的生活时;更应懂得知足常乐,淡泊名利。快乐往往不是有很多钱,而是你的人生阅历和那些永远都不能忘却的。

上一篇:山下的华营

下一篇:可会是不想让你的东西

相关文章
随机推荐

相关标签

最新文章

推荐阅读

卫邦达文学
网站地图